前幾天在關鍵評論網中的一篇文章:『中國留學生看太陽花學運:台灣年輕人一定要認清小國的宿命』一文中,與一個大陸網友爭辯,結果他說了一個過去不太清楚的事情:中國現階段的『寡頭合議制』。該網友的原文如下:

中國目前的政治制度屬於寡頭合議制,你要是看過EVA就想像成Seele就好(人數正好都是七個……)。國家主席只不過是首席,政治局常委七個人都是同一級別地位的,此外還要考慮前任常委等元老的影響。以上一屆為例,胡雖然是主席,但其實權未必比得上常委最後一位的周永康。

我一直以為對岸的國家主席基本上就是皇帝一樣的地位了,沒想到竟然也會有『政治競爭對手』。

為了要弄清楚這些制度的好壞(以便於未來跟別人吵架),蒐集並整理了一些資料:

政治局常委與「集體總統制」的衰亡

胡鞍鋼關於「集體總統制」的論述雖然荒謬而且怪異,卻無意間道破了中共寡頭統治的奧秘,稱得上是對當今中共政體最直白的表述。不錯,儘管沒有憲法和黨章上的依據,更沒有人民的授權,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確已經竊據中樞,掌控政局,行使著實際上的最高國家權力。而與九個常委團夥的巨大權力相比,數百人的黨中央、國務院,數千人的人大、政協,其實都只是工具,有時甚至只是道具。

毛鄧時代中共實行獨裁政治,自毛澤東、鄧小平去世以後,中共一黨專制發生蛻變,逐漸由絕對獨裁政體演變為寡頭政體。以個人威權論,顯然鄧不如毛,江不如鄧,胡不如江,可謂一蟹不如一蟹。以「集體」威權論,則情形恰好相反。毛時代,獨裁政治達於極端,所有的黨政組織、國家機構均無力抵擋毛氏淫威,高層成員的職務高低、權力大小、人生榮辱乃至身家性命,也幾乎完全取決於毛的個人信任。與毛共事者性命尚且難保,所謂「領導集體」自然名存實亡。鄧時代,鄧小平是專制系統默認的最終拍板者──即使在鄧卸去正式職務之後依然如此。但是,陳雲、李先念等中共開國元老對鄧的最高權威有所掣肘。這種掣肘主要表現為左右之爭和權力鬥爭,而不具有分權制衡的制度性意義。鄧時代的政治局常委會尚不具備與鄧本人及與元老集團爭權奪利的能力,當時所謂「集體領導」與政治局常委會的關係並不大,主要是元老集團的「集體領導」。

以政治局常委會為威權中樞的寡頭政體肇端於鄧小平「退休」時期,發展於江澤民掌權時期,成型於當今胡錦濤時期。迫於國內外情勢的變化,中共的一黨專制形式在鄧小平身後發生了較大的變異,黨的專制不再集中於最高領袖一人的僭主專制,而逐漸蛻化為若干高層巨頭與若干紅色世家子弟(即所謂「太子黨」)分工協作的寡頭專制。中共不再有毛、鄧那樣一言九鼎的大獨裁者,倚老賣老的開國元老們也相繼謝世,一人獨裁從此日薄西山,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具有技術官僚特色的各管一攤的小獨裁者。小獨裁者們分進合擊:分而獨裁「條條」,合而共治「塊塊」。他們一手掌控要害政治部門,一手壟斷主要財經資源,相互之間既合作又競爭,既勾心鬥角、爭權奪利,又利益結盟、官官相護,共同組成一個寡頭統治集團。該集團的正式協調機構和核心組織,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這就是所謂「集體總統制」的來由和真相。

結論

由此可見,所謂「中國特色的集體總統制」不過是一黨專制之下由獨夫專制蛻變而來的寡頭專制制度,其與民主憲政背道而馳。它不僅違憲,而且絕不可能長治久安。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